【新锐榜】“新峰计划”优秀青年艺术家(41)| 陈栋:大锤起落,“打”出一个全新的世界

2020年9月30日
惊叹!天外陨石打造的宝剑在岳王庙首展,削铁如泥
2019年10月12日
祝全国人民2021年新年快乐!
2021年1月29日
记者 孙乐怡

从小随父亲陈阿金学习铸剑技艺,青年艺术家陈栋从宝剑的锻、磨、刻、淬等基础工序学起,经过自己多年来不懈努力和刻苦钻研,逐步掌握了宝剑各道工艺技术。2001年,他与父亲一同设计制作的《三角纹尚方断马剑》获得首届浙江省工艺美术精品奖,自此之后,陈栋不断在传统宝剑的制作方法上进行突破创新,在设计创作上也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。
在他看来,“创作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,闲暇之余应当多积累阅读、提升自我修养,才可以不断推陈出新,跟上时代文化前行的步伐。”
陈栋:大锤起落,“打”出一个全新的世界
陈栋,祖籍永嘉,1981年生于龙泉。“金字号”第六代传承人和掌门人、“陈记阿金剑铺”铸剑师。高级工艺美术师,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浙江省丽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
陈栋自述:龙泉悠久而深厚的剑文化,成就了龙泉宝剑这一传统产业,从而也有了世代相传的龙泉宝剑锻制技艺。
要想打造一款富于传统内涵而又适用于市场要求的宝剑,必须首先为其注入文化内涵作为核心消费元素,然后才是外观和工艺的设计。而在相当一段时期里,文化内涵正是许多现代龙泉宝剑所缺乏的。面向市场的传统手工艺品不同于纯艺术作品,其造型、色彩、纹饰、工艺等视觉要素的使用要经得起推敲。对传统手工艺品而言,用创新设计来传承无形的历史文化精髓,是生存发展的必经之路。
目前对于龙泉宝剑锻制技艺的保护和传承,虽然已有一定成效,但由于社会变革,加上缺乏必要的保护措施,无论在继承传统,弘扬创新,还是人才培养等方面,都面临着严峻的问题。随着龙泉宝剑锻制技艺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,此项传统锻制技艺的保护,传承和发展,必将日益为人们所重视和关注,从而走上更加繁荣和健康的发展之路。
吉祥剑

【艺术微评】
不高的身材,壮实的体魄,陈栋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眼睛,用“洞若观火”来形容最为贴切;但若看到铸剑时的他,那就是一个个精彩的电影镜头:大锤起落,火花四溅,声音铿锵,节奏有力,锻、磨、刻、淬等基础工序在他手里游刃有余,造型、色彩、纹饰、工艺等视觉要素经他营造更是赏心悦目;古老锻造工艺有了活化表现,现代旋焊技术也有了发展空间,加上祖传技术的独到运用,陈栋梦想着把龙泉宝剑的工艺薪火相传、发扬光大。在经过数万次的锻打折叠,陈栋把龙鳞纹、斑马纹、蛇腹纹等融入进剑身肌理之中,这锻打折叠,是一个匠人与宝剑共同锤炼的过程;而这肌理呈现,是一个感情和精神共同升华的结果,陈栋因此让宝剑有了生命。
——郑晓林(文艺评论家、“新峰计划”执行人)
【藏家说】
1997年,当时年仅17岁的陈栋,顶着父亲工艺大师的光环毅然加入了铸剑行业,跟随父亲从宝剑的锻、磨、刻、淬等基础工序学起,回忆起刚入行的时候,最刻骨铭心的就是苦,正所谓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”,既是师傅又是父亲的陈阿金大师对他非常严厉,同时也倾注了更多的希望。
这个不怕吃苦的“80后”一直用实际行动和成绩来证明自己。他告诉我,一把剑百来次折叠,一次失误,前功尽弃。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是采用古老的锻造技艺,加上旋焊工艺和祖传工艺精心打造而成,其中《神兽越王剑》剑身的花纹是自然的龙鳞纹,《永乐剑》剑身折叠竟达三万余层,才呈现出自然的斑马纹,还有他的《鎏金公卿佩剑》是蛇腹纹,最新完成的《荷花剑》花纹十分独特,与以往的花纹钢截然不同,形态自然而成,是人工不可替代的图案,相比普通的钢铁材料制成的宝剑更加夺人眼球,每一把作品都是他亲自手工研磨。
玄天剑
宝剑并不神秘,铸剑过程也是,但贯穿其中的严细、坚韧赋予每把宝剑生命。作为一名铁匠,陈栋无疑拥有着年轻后辈继往开来的开拓创新精神,而作为一名铸剑师,陈栋却有着更顽强的坚持。选择了剑,一辈子做剑,在每把剑上倾注心血,就是一个铁匠剑师的一生。
我问陈栋炼一把剑最重要的是什么?他告诉我,就是入行时师傅交代的一句话,“每道工序都重要,没有瑕疵、稳整,就好。”
入行初期,提起他,是陈阿金大师的儿子,如今,顶着重压和苦难,练就了他一身的体魄与刚强;再提起他,大家知道他叫陈栋,一位民间工艺青年人才,哪件哪件作品都是出自他之手。大锤起落,他打出了一个新的世界。陈栋念念不忘的是父亲从小到大的一番教导——宝剑不仅是工艺,更有文化内涵,做人也得像宝剑一样,经历千锤百炼而成,用心用情将这老祖宗传下来的传统艺术发扬光大。
——一位热衷收藏的刀友
君子剑